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 毒品成功案例
文章列表
11、孙金山律师毒品案辩护意见之“再考虑本案系‘不能犯的未遂’,对罪责更大的‘阿某’也应在(死缓或无期)的基础上大幅度从轻或减轻处罚,最重只能判处‘阿某’徒刑”!

辩护意见(四)——

再考虑本案系“不能犯的未遂”,对罪责更大的“阿某”也应在(死缓或无期)的基础上大幅度从轻或减轻处罚,最重只能判处“阿某”有期徒刑

本案由于制毒工艺存在缺陷,致使制毒原材料无法有效粘成“摇头丸”,至各上诉人被抓获,也没能生产出“摇头丸”,且无证据证明,只要不被公安人员查处,各上诉人就一定能生产出合格的“摇头丸”,故,根据刑事证据规则,针对指控,也只能依法认定各涉案人属“不能犯的未遂”,而不应当以“因被公安机关查获而未得逞”,想当然地认定各涉案人属“能犯的未遂”刑事审判参考第486号案例——制造毒品失败的行为能否认定为犯罪未遂,如何区分“不能犯的未遂”与“能犯的未遂”

根据刑法的规定,“能犯的未遂”可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。“不能犯的未遂”,因客观上是不能制造出毒品的,其社会危害性要远小于“能犯的未遂”,故应当比“能犯的未遂”,更大幅度地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

上面已论述,在不考虑未遂的情况下,“阿某”到案后,最终也只能判处死缓(甚至无期),那么在制毒属“不能犯的未遂”的情况下,在不考虑其他情节情况下,可以(原则上应当)比照既遂犯(死缓或无期)较大幅度地从轻或减轻处罚【公平合理的话,应在无期徒刑以下即徒刑幅度内量刑】。退一步讲,即使认定属“能犯的未遂”,在不考虑其他情节情况下,可以(原则上应当)比照既遂犯(死缓或无期)从轻或减轻处罚【公平合理的话,最重只能判处“阿某”无期】。

辩护人:上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师:孙金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附:

《刑事审判参考》第486号案例——制造毒品失败的行为能否认定为犯罪未遂;如何区分“不能犯的未遂”与“能犯的未遂”


来源: 全国重大刑事案件律师  


孙金山——全国重大刑事案件律师

13816206804

扫描二维码

掌上律师解烦恼

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@2021 版权所有 全国重大刑事案件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:13816206804 网站支持:大律师网 网站地图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: 闽ICP备16001368号